长江经济带| YANGTZE ECONOMIC ZONE

在长江经济带建设的思路上,就是将宁波舟山港作为一个支点,打造长江流域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建立国家级大宗商品和货物的物资储备流转交易中心。

一、集聚优势、顺势而为

近两年来,国家重点实施“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战略,助推了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的建设步伐。宁波舟山港依托独特的区位及岸线资源,拥有顺应江海联运新发展浪潮的“地利”优势。

作为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的港口主体,宁波舟山港位于泛长三角地区,处在长江经济带与我国沿海运输大通道的“T”型交汇点,区位优势明显,是长江经济带重要的出海通道。同时,宁波舟山港自然条件优越,海岸线绵长,深水岸线资源和水运资源丰富,主要进港航道水深在22.5米以上,30万吨级巨轮可自由进出港,40万吨级以上的超级巨轮可候潮进出,是世界少有的深水良港,近年来已打造成为我国大陆重要的集装箱远洋干线港、国内最大的铁矿石中转基地和原油转运基地、国内重要的液体化工储运基地和华东地区重要的煤炭、粮食储运基地。2015年,宁波舟山港累计完成货物吞吐量8.89亿吨,连续7年位居全球第一,具备发展江海联运的条件和基础。

二、提前布局 联动发展

作为江海联运的重要中转节点,宁波舟山港提前布局,积极参与长江经济带“无水港”建设布局和长江黄金水道沿线码头合资合作,不断扩宽“通江”渠道,带动港口与沿江腹地联动发展。

长江流域、东部沿海近年来的快速发展,增强了对江海联运的需求。目前,长江常年完成的货物周转量占该流域地区货物周转总量的30%以上,货物对水路运输的依赖度递增。泛长三角地区沿河设厂、建设工业区的趋势明显,急需江海联运服务的支撑。此外,我国沿海率先开发战略也为地处海岸线中心位置的宁波舟山港带来了巨大的江海联运需求。2015年,宁波舟山港累计完成江海联运总量超2亿吨,“海进江”货物吞吐量达1.7亿吨。

宁波舟山港把握市场需求,提前谋划,不断完善大宗物资和集装箱江海联运、水水中转的功能,积极打造成为“海进江、江出海”的运输枢纽。2009年,宁波舟山港在长江沿线投资建设的第一个大型专业化矿石中转码头———太仓武港码头正式投产,掀开了宁波舟山港“挺进长江”的发展序幕。

目前,宁波舟山港已在长江沿线的太仓、南京等地建成了20万吨级散货码头,并与武汉港等达成了合作意向,不断强化与长江沿线重要港口的联动发展。同时,宁波舟山港通过港口扩容,提升中转能力,最大化发挥江海联运降本增效作用,提升腹地货源吸引力。今年年初,设计年通过能力5200万吨、堆存能力530万吨的40万吨级鼠浪湖矿石中转码头工程已完成一期工程的竣工验收并试运行,宁波实华二期45万吨原油码头工程于3月份通过竣工验收。一系列码头工程项目的建成和有序推进,进一步提升了宁波舟山港“通江达海”、服务长江经济带的运输能力。

三、抢抓机遇 深入融合

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规划建设方案的获批,让宁波舟山港迎来了拓展沿江内陆腹地市场、分享长江经济带发展红利的新机遇。

站在江海联运发展的新起点上,宁波舟山港将紧抓机遇,深入融合长江经济带战略和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建设,根据《宁波舟山港总体规划(2012年-2030年)》,统筹岸线资源,完善各大货种服务体系建设,提升江海联运服务水平。在码头建设方面,宁波舟山港将加快推进鼠浪湖矿石中转码头、马迹山三期及中宅二期等一批矿石码头项目建设,并将老塘山、鼠浪湖等码头纳入“北仑-太仓”体系,提升矿石运输服务体系的竞争力;加快舟山实华二期原油码头项目等建设,推进全港原油码头实现统一管理,提升原油市场的主导地位;发挥中宅煤炭码头中转能力,优化煤炭综合运输体系,拓展外贸煤炭“海进江”业务,同时选择参与内河码头合资合作,将宁波舟山港煤炭中转体系延伸至内陆腹地;完善舟山国际粮油集散中心功能,打造集大宗粮油加工配送、中转物流、保税仓储、现代交易等多种服务功能于一体的大型化、国际化粮油产业基地。

在物流方面,宁波舟山港将大力发展全程物流供应链,提高物流服务水平,不断提升江海联运客户的集聚力。

未来5年至10年,宁波舟山港将基本完成江海联运港口码头布局,全面改善装卸、仓储等基础配套设施,消除江海联运规模效益发挥的关键“瓶颈”,同时优化和完善干线、支线,并建成联网的货源和船舶、港航、运输、管理的公共信息平台,实现航运信息的实时交换,确保江海联运的优质服务,为带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和深化内陆地区改革开放、把浙江建设成为连通“一带一路”的桥头堡和“海陆双向、对外开放”门户作出更多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