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 B&R INITIATIVE

“一带一路”发展战略,是国家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积极发展国际海洋合作关系的重要决策。浙江作为古海上丝绸之路重要组成,积极参与海丝之路建设,争取把宁波舟山港建设成为海上丝绸之路沿海港口主枢纽港,既是服务国家战略大局的需要,又是浙江发展的一个新机遇。

一、具备建设海丝之路主枢纽港的优势:

(一)得天独厚的港口资源。宁波舟山港是全球最大综合港,第五大集装箱枢纽港。宁波港已与世界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600多个港口通航,有生产性泊位322个(万吨级以上99个),远洋干线117条,近洋支线66条,内贸线32条。

(二)高度发达的国际贸易。国际贸易发达是我省的一大特色,东南亚占全省出口市场的10%,而宁波舟山港在铁矿石、石油、煤炭等大宗商品运输与贸易中占有重要地位(宁波港是远东地区最大的液态化工产品中转基地和我国最重要的铁矿石、原油、煤炭、粮食中转储运基地)。海丝之路各国或有丰富的石油、矿石、煤炭等资源,或有较为扎实的工业基础。

(三)较为完备的服务平台。在宁波,以国际贸易展览中心、国际航运服务中心、国际金融服务中心等三个中心为基础,一个集港航、物流、船货代理、金融、保险等多种功能为一体的国际航运服务平台已经形成。海关、国检、海事、银行、法律、码头公司、代理公司和物流企业等相关单位实现了一站式服务。海上丝路指数之宁波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21条分航线指数也已发布,海运费保险服务、航运管理服务平台以及航运物流电子商务平台等高端航运服务也集中亮相。此外,宁波航交所与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合作,开发了国内海运保险产品,这也是国内服务贸易信用保险领域全国首创的航运金融产品。

(四)底蕴深厚的海洋文化。宁波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起锚港口,有着经略海洋的辉煌历史。早在唐代,明州港已成为全国最大的开埠之港,对外交流与贸易十分繁荣。北宋时期,明州港与高丽、日本、东南亚和阿拉伯世界都拥有着贸易联系。现在,有30多万“宁波帮”遍布南洋、欧美各地,影响力巨大。

二、打造海丝之路沿海港口主枢纽港的对策:

(一)提升港口竞争实力。整合宁波舟山港的优质资源,在新一代港口泊位建设、泊位改造升级的基础上,加快宁波第四方物流平台、浙江国家综合交通物流信息平台、宁波海铁联运物联网示范项目等建设升级,加强海丝诸港在业务技术、口岸管理、企业等领域一体化建设推进,加强宁波航运交易所国际化建设,支持现代船舶融资、海上保险等金融服务发展及其国际结算业务发展,支持国际船舶登记试点,不断增强港口的国际竞争力。

(二)完善配套服务平台。一是整合分散信息系统。继续加快电子口岸建设,通过建立以“电子口岸”为核心的覆盖港口、航运、贸易、口岸、运输信息综合物流平台,实现信息资源的互联、互通、互动。二是搭建综合性的跨境贸易电子商务平台。以宁波市列为国家跨境贸易电子商务试点为契机,整合梅山保税港区、宁波保税区、宁波空港保税物流等已有资源,依托港口EDI中心等平台,实现数据共享,提供电子商务通关、数据交换、外贸协同、商务信息、商务信用等综合服务,形成“网上丝绸之路”。三是加快打造跨境物流公共信息平台。引进国内有实力的互联网公司,打造港口跨境物流平台,对接国家交通物流公共信息平台、合作城市之间的物流信息平台,推进港口、航运、无水港之间信息交换,形成便捷高效的物流信息中心。

(三)加快交通网络构建。主动推进海丝与长江经济带的融合建设,支持宁波打造国家现代物流中心,推进甬金铁路、沪甬(跨杭州湾)铁路、甬舟铁路、沿海铁路货运通道等铁路项目规划与建设,推进“甬新欧”国际班列的开通,加快推进“一带一路”海铁联运综合试验区申报工作。支持沪杭昆经济走廊建设及其与东盟、中孟印经济走廊的对接,使浙江成为两带融合的重要纽带和战略支点。完善宁波舟山港的全球航线网络:一方面加快开辟新航线,重点增加至印尼、马来西亚等国港口的航线,逐步增加宁波港至东盟国家航线,促进相互贸易往来;另一方面争取开通海上邮轮,加快规划建设邮轮码头,吸引国际大型邮轮停靠,形成“海上丝绸之路”旅游带。

(四)加强跨国战略合作。浙江参与海丝建设既要立足东南亚,也要着眼印度次大陆、斯里兰卡,放眼中东、北非。要实现国际港口合作,支持宁波发起成立“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港口联盟,加强联盟城市间发展需求的了解和对接。要加强综合保税区、开发区间的跨国合作,充分利用宁波保税区、梅山保税港区、舟山港综保区等对外开放平台与东南亚、南亚、中东、北非等诸国的自由贸易园区和经济自由区的战略合作与业务对接。